write

寫作時代反思!0成本為個人創造價值 能否守護「讀者知的權利」?

文/凱倫

作為文字工作者,已經第六年了,過程中開始個人寫作,邁入第五年。

不少人認為,走在個人寫作上的我是「超前部署」、提早為自己打算,然而說到底我會開始寫作,也只是因為「現實中太過悲慘,無處可說,只好在網路上說」,豈料這種悲慘紀實,竟然引發了許多網友共鳴,帶給了我「自信心」。

雖然反思回來,自信心也只是「自信」,實際上是否能獲的社會、市場的認可,那可能還有一大段距離。

也許是「非虛擬式寫作」的實戰經驗積累,在從事新聞媒體行業時,有著時間壓力、稿量、點閱KPI,我又是那種被訂了KPI就會非常執著的人,而且會執著到不顧他人的討厭與憎恨,還是堅持己見的人,可以說就是那種被又愛又恨的工作者。

在媒體產業工作時,即時新聞一天的稿量要求是7篇以上,每篇大約會有500到700字,而如果作為專題報導,一天的產量大約會是2篇各2千字的報導。當然新聞有其專業,前一天必須要「報稿」,把自己隔天要寫的內容羅列出來,並說明會採訪誰作為新聞來源,或者是早就已經採訪好,隔天開始撰寫。

成熟的文字工作者,不需要提點,基本上就能擁有獨特的觀點;而企業也會有當天的話題、主題追蹤,因此撰寫的內容幾乎也是時刻在調整,。

種種的高壓產製,回到現實生活中,當我動筆之時,絕不會追求KPI、也不想管自己有沒有何種觀點、整理乾貨,諸如一天要寫多少篇、一週要寫多少篇、一個月要達到多少流量,這篇要有多少知識點等等~

不知道是否這樣的現實惰性,反而讓我開始產生了一種「知識焦慮」?

從去年初開始,觀察到非常多人開始寫作,之於我寫作的原因,是相當不同的,當然策略性寫作也沒什麼對錯,只是當寫作是一種「手段」,是否會污名化了「內容影響力」本身帶來益處呢?

所謂的益處是,有了影響力之後,將「正確」的觀點、「正確」的研究、「正確」的市場演進、「正確」的蹲點試驗,傳達給他人,藉以使他人有所收穫,而這個收穫足以帶來給他人一生的影響,因此守護價值自己的專業與故事,是多麽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近期的寫作一窩蜂,似乎停留在一個「風格打造」,用文字告訴他人「我就是這樣這樣的人唷」、「我就是這樣這樣生活的人喔」,空有的文藻、堆疊的戰果,究竟會成為好果或者是惡果呢?

我很喜歡「跨界創作者」們,一群真正想寫作、對寫作有熱情的人,不追求快、不追求即時被看見,而是願意靜下心,好好的從細節開始磨練自己的內容產製觀點、個人表達能力、溝通心法,並且掌握自己的步調,卡關時也能一同求助,不需要自己默默努力才能等待被看見。


跨界創作者們的互相鼓勵

這群創作者的特質,幾乎對自己有著高標準、高要求,會期待自己的每次成果都有進步,具有自我意識的學習,且互相陪伴。

也許是現代的高快腳步,讓多數人忘了那種追求一件小事做到好的細緻與質感,事實上,有了質感就會有風格,有了風格就會有名聲,有了名聲就會有聲量,就能產生影響力。結果是一樣的,但是過程的不同,也會影響著內容接收者的想法。

你的產製,真的能保證是正確,但有觀點嗎?

如果你不是熱愛寫作,而是熱愛「為自己打造殿堂」,那麼相對的,接收知識的讀者,是否被犧牲了呢?

關於跨界:https://lin.ee/K6qmDmw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