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雜訊》:「判斷」這個詞是大抵用在人們認為「應該」意見一致的時候

文/凱倫

《雜訊》:「判斷」這個詞是大抵用在人們認為「應該」意見一致的時候。

基本上我認為這句話已經為《雜訊》這本睽違十年的經典著作,做了一個總結與畫龍點睛,也根本是當頭棒喝。當然書中還有非常多值得深思的故事與案例,然而「判斷」這件事情,總是出現在你我生活周遭,無論事情大或是小,無論它的先來後到。

人們都想準確「判斷」一件事情,卻忘了回虧思考「判斷本質」為何,而這本由天下文化出版的《雜訊:人類判斷的缺陷》就直搗核心的帶讀者反思再反思,對我來說可說是相當過癮,因為能再提高、放大自我的格局。

《雜訊:人類判斷的缺陷》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丹尼爾・康納曼與麥肯錫資深合夥人奧莉維・席波尼合著,更是睽違十年集大成之作,看了前段之時,已經能深刻體會經濟學家的高度與深度為何,十分感謝這本書的著作,引領著自己可以有機會透過書中的各種案例,層層剖析個人思考的層次與維度。

首先,書中解釋「判斷」是假設如果判斷的人有足夠的能力,就能夠做出「正確」的判斷,但就概念而言,不得不承認「沒有人永遠能確定,一個判斷是否正確」,比如政策也可能受到「時空背景不同」而做出不同的決策。

什麼樣的時候才叫做「判斷」?

什麼時候又是「決定」?

什麼樣的事情又該是「常識」?

而你認為的常識,是否是他人的「新知」,這本書籍就有這要的來回反思的魔力。前提是你要願意靜下來為自己反思與做功課。

我相當喜愛書中提到的概念

判斷問題是介於事實與計算之間,且允許有限度的分歧。

為何是「有限度的分歧」?因為當一群人意見兩極或大致上可以區分成明顯不同意見時,此刻並不叫做判斷,而是「決定」。然而判斷之間,有多少成分的分歧可以被接受?又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情,且如前面所說

永遠沒有正確答案,只能靠經驗

如果你會奢望世界上有標準答案,那麼去當機器人,也許會比較好過,但這是不可能的。「判斷」的難度,倒不只是「做判斷」,而是「判斷之後」為個人、為組織、甚至為周遭世界做起承擔與責任。

儘管他不盡理想,或並不完美

近期因為處於創業初期狀態,有多次需要判斷各種情勢的局勢,甚至是引導年輕夥伴去思考更全觀的面向。

雖然我所謂的判斷在資深人士眼裡大概會覺得這不過就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對陷入當下困境或局勢的人兒,總是覺得所有小事都是大事。

如要評估「為何我判斷不了」、「為何我的判斷老是與理想有落差」那麼很簡單,很簡單,就是「經驗不足。」

多恨啊

誰想被認為自己經驗不足?

多恨啊

明知道承認經驗不足就能放過自己了

為什麼不?

答案還是一樣的「經驗不足」

因為過往經驗無法帶領你判斷「我現在所放棄這件事情,是不是會讓我的人生陷入巨變?」、「我的人生會不會就此完蛋」(根本不會)

因為經驗不足,以致於人們因為擔心,因此為自己做最壞打算,在心理學上這叫做「瓦倫達效應」。

此效應的來由是一名高空鋼索表演者瓦倫達,一生做過非常多次的表演,走鋼索的過程中他不會因為觀眾的掌聲或是驚呼受影響,只是走好自己的每一步。但73歲那一年,他因為想為自己的一生留下特殊紀念,因此決定在波多黎各的兩棟20層樓高的大樓之間表演。

然而,他卻在這次表演中失足,氣絕身亡。

妻子事後受訪表示「我知道他一定會失敗的」因為表演之前,瓦倫達一直重複著「這次的表演很重要,我不能失敗」和之前成功的經驗不同在於

過去他只專注在做好細節的過程,絕少考慮結果的成敗

後來心理學家便打這種因把精神耗費在擔心出現成功錯誤上,忽略努力過程的心態為「瓦倫達效應」。

這樣的心態更影響了自己的「判斷能力」。一兩次的判斷大概能被接受,因為能「允許有限度的誤差」,然而「限度」又是相當主觀的感覺,每個人的限度不同,每個團隊限度不一致,如何「判斷」讓自己在各式各樣的情境適應、適配,且能好好的發揮能力,是每個人都必須迫切重視的問題。

推薦指數:★★★★★

FaceBook留言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